设置

关灯

2、别管老子,你听不懂人话?

    沉惟钰与颜放是对好哥们,颜值都很高。现在的女生大多喜欢沉惟钰这类阳光开朗成绩又好且乐于助人的男孩子。

    颜放跟他正好相反,神情恹恹的,时常带着笑,但这笑里面没有半丝温度,有着让人却步叁尺的寒意。

    整个人带了点阴郁,眼中像是有些化不开的雾,让人觉得他像孤冷的黑夜一般。

    他们性格迥异,却成为了好朋友,好多人喜欢沉惟钰,温玥很不理解,明明是颜放更好看,更迷人。

    他们刚打完篮球回来,温玥从颜放进教室,就两眼直直地盯着他看。她因为成绩不好,坐最后一排,周围的人也没工夫注意她。所以她就直白地、不加掩饰地盯着他瞧。

    落座的颜放突然回了一下头,与她对视,她感觉时间漏了一秒。然后她迅速而平静地将眼神移转了一圈,然后停在她光洁无物的桌子上。

    颜放也只是随意一瞟,然后收回目光。

    她松了一口气,又不禁期待,他会不会记得她。随即又否定了自己,不可能,连校花柳瓷他都没记住,更别提她了。

    她失落了一下,他们察觉太大了,本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像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样。

    她垂下眼帘,就这样挺好的,她想。

    见他偏头望讲台,他坐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她刚好能隐约看到她的侧脸。她不敢再有大动作,只余光偷偷注意着他。

    放学,路过篮球场时,她会不自觉地放慢脚步,不敢驻足。看打篮球的男生和女生都很多时,即使她看不见被围着的中心,也知道这场有沉惟钰和颜放。

    短短的一条路,只有颜放跳起投篮的时候,她才能看到他几眼。不管她如何放慢,路总归是走完了。

    又过了好几周,他们的接触在她脑海中,不仅没有淡去,反而更加深刻。放在文具袋中的透明塑料袋中的烟蒂,反复提醒她这不是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