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9美妇小逼红肿,女儿套不上亵裤

    “娘,娘子…”没想到自家娘子竟然这样警觉,梁振这会儿更是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而姜姒见他这般不由眉头紧锁,又凑近前嗅了嗅他身上的香味儿,脸上满是不悦。“夫君,你怎么可以这般?”

    完了完了,难不成自己方才同女儿太过亲密,沾染了她身上的味道,娘子的鼻子比狗还灵,竟然一下子就闻见了,这可怎么好?想到这儿,梁振一时紧张得头皮发麻,不由脱口而出。“娘子,你听我解释,我……我不是故意……”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可说了多少遍,穿衣间里好多衣裳都是御赐之物,你就不能小心些么?我房里有熏香,你弄了一身味儿出来,以为我不晓得么?你看看你,袖子上都粘上了我寝衣的珠片……定是又把我的穿衣间弄得乱七八糟了!”颇为羞恼地嗔怪男人,姜姒只连珠炮似的一句接一句数落着丈夫。

    听到妻子这么说,梁振才明白原来美妇是抱怨这个,而不是抱怨自己轻薄了女儿,不由松了口气,又笑呵呵地道:好娘子,你别恼,别恼,我现在赶紧赶紧去把你的衣裳整理齐整!说着,男人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房里去了。

    看着丈夫走开,美妇揉了揉心口,算是松了口气,只觉得手脚发软,却不是立春扶着只怕都站不住了。

    夫人,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你先把我扶到浴房,让徐嬷嬷来伺候我洗身子。

    其实不止梁振一个人心虚,姜姒才和儿子有了肌肤之亲更是又羞又怕,若不是她自来仪态端庄,小逼早肿得她走不了道儿了。方才她不过是故意几口训斥梁振几句好先把他支开,现下到了浴房,美妇确实不安得很。

    徐嬷嬷正看着厨娘备菜,不想夫人一回来便要洗身子,毕竟她跟了夫人那么多年凡事都留了个心眼,这会儿忙往浴房去了。

    嬷嬷,你帮我瞧瞧…那处肿得厉害么?我怕夜里夫君若是要宿在院里怕是不能够伺候他……虽然姜姒也是经了事的妇人,可这会儿是被陛下算计又同儿子做了那种事,夫君又旱了那么多天,只怕少不得逢迎他,可鸿儿的肉棒实在太粗大的方才脱了衣裳稍稍用花汁子冲了冲感觉那处小穴还沾着儿子精液的味道,未免叫她惆怅起来。

    徐嬷嬷听见这话心里却咯噔一下,不由一脸惊慌地看了看夫人,又忙去掰她的穴肉。

    呃~轻,轻些~疼~我摸了摸比先前还肿了~有些难受地抓着一旁的石柱子,美妇不由倚在边上娇吟,那雪白盈丰的身子更是不住颤了颤,肥奶儿一抖一抖得厉害。

    夫人,这,这是陛下干的?今儿夫人除却进宫去并没有去别处,去之前只是被玉势弄肿了些,这会儿那紧小的穴口却有些合不拢,四周都红肿起来了,而且她还能闻到淡淡的精味儿,虽有些腥却不臊怕是根嫩屌射出来的,只是这撑出来的尺寸倒是同将军的不相上下!嬷嬷不由有些惊惧。

    若是叫陛下得手,我怕是这会儿都出不了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