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7鸿儿吮吸奶汁,宝凝翘臀诱父

    “鸿儿~别别看~”竟然在儿子跟前出了那么大的丑,美妇简直羞耻极了!可她又没法挣扎开来,只得虚软不已地央求儿子别看自己。

    贺之鸿从来循规蹈矩,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自然从来不曾有错更不敢对任何女子妄动邪念,可这会儿,盯着母亲这对肥美的大奶儿一直瞧着,男人却有些头脑发热,竟然想也不想便伸手拢住母亲的乳肉,含着她的乳尖毫不客气地吮吸起来!

    “啊哈~”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含着自己的乳尖吮吸,又好似渴奶的孩童一般,大口大口地吞咽吮吸自己的奶汁,真真是把她给羞坏了!可是这会儿姜姒奶儿胀得厉害,身上又没什么力气,根本没办法反抗,只得任由儿子折腾,那丰盈撩人的身子却不住娇颤着。“别,别这样额~”难耐地抓着儿子的手臂,姜姒只觉得羞耻极了,可他们现在在马车上,又怕会被车夫听见,美人儿只得咬着唇儿,软软地倚在男人怀里,可是却又受不住这般诱惑,挺着奶儿把乳肉往儿子嘴里松,紧紧地勾住了贺之鸿的脖颈。

    “鸿儿额~鸿儿~”这般实在太不应该了!在心里头不停地抱怨着自己,不该迷失心智,可是当贺之鸿不停地吮着自己的奶汁的时候,美妇却已经迷失了自我。

    姜姒本就是个绝色美人,一颦一笑总能随随便便把男人的魂儿给勾丢了,不然当年也不会引得太后嫉妒生恨逼迫她离宫嫁给当时只是个小兵头领的梁振,可她一时之间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竟然无心诱惑了儿子,一想到这个美妇便觉愧疚极了,那双眉头不由泛起珠泪,美人儿又觉清醒了些,很想推开儿子,可是她才稍稍推了推贺之鸿,男人却又重重地吮着她的乳尖,一阵又一阵酥酥麻麻的快感不停自胸乳传来,真真是要了她的命一般!

    “不,不要~鸿儿额~啊哈~鸿儿~”

    把脸埋在母亲那肥硕如大蜜柚的胸乳之间,贺之鸿只觉得面红心跳得厉害,男人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自己又不是年幼的婴儿,怎么可以吃母亲的乳汁呢?可是母亲的乳汁是那么甘甜诱人,更糟糕的是,自己若是不吃,就被那小皇帝给吃了去!思及此,男人的大掌不由拢紧了美妇的大奶儿,越发用力地吮吸起来。

    “姐儿,你怎么现下才来请安,夫人都被陛下召进宫好些时辰了。”徐嬷嬷正忙着收拾姜姒的衣物,便见自家宝姐儿过来了,老妇人不由笑着打趣儿她,又看了眼时辰钟该去小厨房那儿吩咐厨娘准备午膳了,嬷嬷又一脸宠溺地对着很是好奇地抚着夫人的裹胸寝衣的小姑娘道:“宝姐儿,今日将军可能不得空在夫人这儿歇晌,且让小厨房预备您的吃食吧?”

    “好呀好呀,那劳烦嬷嬷了~阿娘这身寝衣好生别致呐……”因着母亲如今身份比较特殊,在贵妇圈中地位不尴不尬的,所以顾宝凝也比一般的世家千金要谨慎些,同自己母亲一般除却宫中那位奶哥哥皇帝赏赐之外,都是一身朴素打扮,可毕竟是小姑娘正值鲜嫩的年纪,对什么都颇为好奇,这会儿看着这裹胸处缀满宝石又堆了纱花的寝衣,顾宝凝又显得好奇得很。

    嬷嬷见她这般又笑道:“这一身是入夏时陛下赏的,奴婢听说统共就叁个花色,一件在宫里,一件到了长公主府里,咱们夫人也得了这么一件,可别看花色新鲜,夫人总说这些宝石珠子累赘,昨儿才脱了叫老奴拿去清理清理收起来放库房里去。”

    “呀,这么好看的裙子,收库房多可惜呐……”小姑娘那对澄澈的大眼眸子直勾勾地瞧着母亲的寝衣,纤细的小手不停地抚着上面丝滑的料子,不由叹息道。

    嬷嬷也是年轻过得,哪里不懂小姑娘的心思,于是笑吟吟道:“这圣上御赐虽说不能随意赠人,可宝姐儿,老奴看你近来抽高又丰盈了些,想来也能穿的,不如在里间试试吧。”说着,便打开了姜姒那设在拔步床边的试衣隔间,随带帮自家姑娘把隔间的轻纱门帘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