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25没资格拒绝(H)

    梁轲自顾自说下去:“不过,我现在倒确实不会帮你开这个口。你想要什么自己就能挣到,对吗?”

    是吗,她算什么呢?向郁娇一时分不清话里是羞辱还是事实,回神过来梁轲已站在她身前。

    她穿一件浴巾式的浴袍,起床后刚洗过澡,纤细的身体像裹在巨大的白色茧中。

    手中捧的粥已经凉了,她没喝几口,本来也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况且又是和梁轲一起,精神总是处于紧张中。

    男人的动作让她知道,履行自己“职责”的时间到了。

    他修长的手指轻佻地扯开浴袍的带子,女人赤裸的胴体呈现在这白昼天光的房间内,他有些贪婪地凝视着这具身体,每一个曲线的弧度似乎都能勾出火来。

    这样直接的目光令她有几分害羞,拢了拢袍子,想要转身走到卧室那边去。

    梁轲伸手恰好抓住了她的衣服,于是那件浴袍随着行走滑落在她身后,留下一个赤裸的背影。

    那张大床正对着窗户,她逃似的爬上去,却是到了一个更加避无可避的所在。

    其实,向郁娇的心里有着淡淡的期待,她依然记得不久前他们在海上做爱的感觉,她在心中暗自把与他的交合叫做“做爱”,不知为何那无限接近于她对于爱的定义。

    而那种感觉,那种亲密尽头的舒适与虚空,是在无数个夜里无论她怎么抚触自己的身体都无法达到的。

    于是她躺在自己那张白色的大床上,看着日光下自己年轻而饱满的身体,毛绒绒被阳光染成浅金色。

    枕衾间有淡淡的香水味,她特意买的,每天都会喷上浅浅一层,而当她做这件事时,她很清楚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男人的手很快追了上来,并且直奔她最私密之处。

    他的手骨节分明,但皮肤细腻,身体温度似乎总要比她的高。

    她看着那双手按在自己丰满浑圆的乳房上,两根手指轻轻揉捏乳头,揪出她灵魂中一声轻轻的呻吟。

    又是这个场景,穿着衣服的男人和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这令她忍不住感到自己很下贱,但和平时的下贱不同,是一种快乐的、可以抛掉一切的下贱。

    温热的手指伸进她的小穴,揉搓出微润的汁液,还有极其敏感的阴蒂,他拨开阴唇,一再地用指腹去挑衅,然后有点玩味地看她的表情。

    “是第叁次跟男人上床了吧,滋味如何?”

    梁轲抽出手指,抚弄着她的小腹,把透明的粘液随便擦在那块洁白的皮肤上。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这种问题,对于性爱,过去教育中残存的羞耻感仍在,只能微红着脸别过头去。

    正在此时,男人的肉棒已经顶入穴口,他缓缓的动作着,将整根推入,蜜穴被慢慢充满的感觉使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梁轲抽插了几下,感到下面渐渐开始滑润,便无所顾忌起来。

    他整个身体覆盖在她身上,同时双手按住她的两只手命令道:“转过来,看着我。”

    伴随着抽插,她已经难以克制地呻吟起来:“……嗯……不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