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3初夜(H)

    “你当然可以觉得不值钱,毕竟你什么都有,可我什么都没有,”向郁娇心中酸涩,想起自己的家,还有唯一善待自己的外婆,外婆大概不会知道自己早已离开学校,流离在欢场,“但是我不会烂在这里,总有一天我会离开。”

    “既然这么高贵,你现在就可以走。”

    “陪酒就很低贱吗?那小梁总为什么要做这门低贱的生意?我从这群虚伪又好色的男人身上赚点钱不是你情我愿吗?”

    梁轲手中的烟已几乎燃尽,动物性的情欲渴求已经暂时消散,只剩烟雾朦胧暧昧地缠绕在二人之间:“那么恨男人,那也一定很恨我了?”

    恍然间,她失神了,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男人抽完最后一口烟,掐灭烟头,他似乎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你叫娇娇对吧?”

    向郁娇点点头。

    “今年几岁了?”

    “十八。”

    “好,我出十八万,一年一万,买你的第一次,这个价格还算公道吗?”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她的反应。

    没想到她的表情并无欣喜,甚至还有一点失望。

    他心想,这小女孩可真贪心。

    不过不要紧,这点钱他无所谓。这女孩的样子很勾人,劲儿劲儿的,像小猫不懂得收好自己的爪子,一下下挠着他的心。

    小动物都是贪婪的,而这种贪婪反而简单纯粹,不可怕。

    “或者我再给你一个选项:我不给你钱。”

    “那给我什么?”

    梁轲淡淡一笑,眼睛依然是冷的:“什么也没有。”

    “没有?”

    “对,无论你选不选,今天都得陪我。”

    他把烟蒂扔在一边,骨节分明的手揽住女孩旗袍之下的纤腰。

    在即将升起的朝阳之下,她坐上了他的车。

    她被带到h市的恺悦酒店。

    酒店矗立江边,他带她径直走向楼顶的观景总统套房。

    男人是矜贵的,如同一匹优雅的豹,高抬着漂亮的头颅,对一路服务人员的点头哈腰熟视无睹。

    打开房门,向郁娇看到卧室坐落于整面墙的落地窗旁,整个s市的景观尽收眼底,颇为壮观。

    天还未亮透,城市浸透在一片惺忪的淡灰色中。

    酒力与困乏令她有几分迟钝,这陌生而奢侈的地方散发着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就好像他一样。

    梁轲松了松衣领,随手把外套挂在一边,薄薄的衬衣下是凝练精干的身体线条。

    “你很美,”他忽然一改冷漠或粗暴的样子,眼底漾起一点湿润,声音因情欲而稍稍变得温柔了一分,“我的眼光从不会错。”

    他用两根手指滑过她的脸颊,就像欣赏一件精致的瓷器:“你需要先习惯最好的东西,才能配得上自己。”

    他的手指使了一点劲,扳着她小小的脸蛋,双唇却又如蜻蜓点水般在她唇峰轻轻一啄。

    很巧的是,今天为穿旗袍,她里面穿的是丁字裤。

    旗袍侧面的盘扣已全部解开,如一片绿色的蝉蜕,松松垮垮地罩在她身上。

    梁轲吻着她,同时如调戏一般用手指触碰着她的下身。

    她的阴户光洁饱满,肉感的部分恰到好处地隆起。丁字裤纤细的布料陷在里面,卡得深深的。

    他的手揪住那一条细细的布,故意向上拉紧,然后摩弄着她敏感的阴蒂。

    她很快便湿了,男人的手指在穴口探了一把,她忍不住颤抖一下,淫水牵连出几道丝线。

    男人抵住她,湿腻的手指按在她唇边,要她舔去。

    “这么快就湿成这样了?”

    她樱口微张,半带羞涩半带急迫地含住那根中指,柔软的舌头轻轻围着指尖打转,喉咙深处发出暧昧不明的呜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