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4像个笑话独自离开

    在为女儿办完退学手续后,郁虹一直辗转难眠。

    她绝对不可以让丈夫知道女儿在学校闯下的祸,一旦流言再度传开,丈夫不会原谅她们母女,甚至很有可能会直接和她离婚。

    因为向郁娇根本就不是丈夫亲生的。

    虽然从未点破,但这一直是她、丈夫以及向家二老之间公开的秘密。

    当初为了把女儿留在身边,她不知忍受了多少委屈和羞辱,直到后来儿子诞生,丈夫的尴尬与不满才随着时间被渐渐冲淡。

    可是女儿的存在一直像一根刺,提醒着郁虹年轻时犯下的错。有些时候她也后悔一开始没把女儿直接送给别人养,但看着女儿懂事又优秀,她又希望她能就这样按部就班下去,上完大学再嫁一个人,届时自己心里的石头也就落地了。

    丈夫虽然宽容,但对女儿始终是极其冷淡——不过这也比过于热情要好。

    随着向郁娇渐渐长大,也出落得越来越美丽,她似乎继承了郁虹以及她亲生父亲的双重优点,虽然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面目却总有种艳丽矜贵的气质。

    郁虹看在眼里,心中却长出一根小刺,她恨不得通过什么手段来磨灭女儿这种越来越夺目的美丽。同时她也隐存着担忧,害怕女儿的美貌会成为她们母女命运中的绊脚石。

    如今,这种担忧还是彻彻底底地成真了。

    女儿在刚升入高中后,似乎在班级里遭受了孤立,郁虹隐约从班主任口中听到过一些,但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她认为女儿性格倔强,在年轻时受些折辱也是好事。

    况且她认为被孤立更加有利于女儿发奋学习,免得把歪心思放在男女之事上。

    但是,一切还是落到了今天的局面。万难之中,郁虹还是存有一丝庆幸——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

    至于女儿在被她摒弃的“男女之事”中究竟是否自愿,她连想也没有想过。即便出了这种事,无论是谁的错,到头来受害的总是女方。

    郁虹的父母一直住在h市乡间,有不少沾亲带故的同村人在近几十年间因矿业而暴富。所以,她决定先把女儿送过去关一阵收收性子,到她十八岁为她物色一个远亲家的男孩子,最好能富庶、老实一些。

    至于丈夫那边,郁虹决定还是用女儿之前在校内被孤立的事情做文章,告诉他向郁娇因为被孤立,精神状况产生了异常,所以休学回乡下休养。

    丈夫本来就不关心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大概乐得眼不见为净。

    于是,在“主动”退学后,向郁娇被母亲要求收拾行李,次日一起坐大巴车去乡下。

    向父下班后听说这个消息,也只是例行问了几句,既没有提出要送女儿一起去,也没有对“休学”提出任何意见。

    晚间,一家人吃过饭后,弟弟向郁磊忍不住晃到向郁娇的房间,颇有点幸灾乐祸地喊她:“喂,听爸妈说你退学了?”

    弟弟还未满十五岁,身材瘦小,相貌很像向父。他的正处于变声期,说话声音半嘶哑半尖锐,听起来就像用指甲刮黑板一样令人难受。

    姐弟俩童年时期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们就读于同一所小学,平时常在一起玩,要是有谁欺负弟弟,从来就是高个子的向郁娇就会替他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