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么喜欢挨操,以后爸爸天天插你

    姜瓷坐在男人身上,穿的睡裙被松松垮垮地扯到胸部以下,整个人如同坐在马上那般颠个不停。

    两团饱满的嫩乳,晃个不停,层层嫩白的乳波看得人眼底发热。

    “真骚!”季仲庭一边凶猛地在她体内贯穿,一边低头含住她的一只嫩乳,吃个不停。

    “啊……舒服……啊啊……爸爸……啊……爸爸好会操……瓷瓷要死了……受不了……哦……”姜瓷简直要被逼疯,快感一波波地涌上来,多得她有些受不住。

    季仲庭松开她的乳头,狠狠在她光滑圆润的肩上咬了一口,下身更是发狠地干她,“就是要操死你!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到处勾引男人!骚货!这么喜欢挨操,以后爸爸天天插你,让你做爸爸的小荡妇!骚货,干坏你!操!”

    姜瓷伸手搂住男人的脖子,不断地上下动着小屁股配合男人的操干,两团嫩乳紧紧地贴在男人的胸膛上,上下轻磨。

    小嘴里止不住地喘,“啊啊……好,给爸爸插……瓷瓷是爸爸的小骚货……嗯……啊……好舒服……啊……”

    她给的反应,让季仲庭欲火更旺,狠狠操干了百来下后,又将她掀翻在床。

    将她两条长腿折在胸上,臀部像是装了电动马达一样快速挺动着,大肉棒又快又狠地操进她的深处。

    两颗阴囊重重地拍打在她的穴口,被带出来的蜜水在穴口被男人迅猛的抽插捣成白沫。

    男人过于狂野的操干,姜瓷有些吃不消,他进得深,撞得她花心又疼又爽,身子在男人凶猛的操干下颤抖不已,只得攀上他的肩,仰头浪叫。

    季仲庭就着这个姿势狂猛地操了她七八分钟,逼得她哆哆嗦嗦地泄了身,这才稍稍缓解了体内蓬勃的欲望。

    抽出依旧肿胀不堪的肉棒,侧躺到她身边,抬着她的一条腿儿又把灼热送了进去。

    他腾出一只手亵玩着她胸前的嫩乳,手指来回拨弄着那小巧粉嫩的乳头,下面叁浅一深地挺动。

    姜瓷被这缓慢的逗弄折磨得快要发疯,小嘴里呻吟连连,一边又凑着小屁股去吃男人的肉棒。

    季仲庭看着她抬着屁股往他身下凑的模样,心里软了不少,抓着她的嫩乳就开始发力,迅猛地抽动起来,每次插入都顶着她的宫口,重重地磨。

    “啊……舒服……”姜瓷忍不住轻吟出声,被操得爽极了,嫩穴饥渴地缠着男人的肉棒,大量的蜜液从深处蜂拥而出,把两人下体弄得一片狼藉。

    季仲庭被她嫩穴裹得爽到了极致,渐渐开始收不住力度,“啪啪啪”肉体拍打的声音越演越烈。

    他干红了眼,直直插了她十来分钟之后,才终于低吼了一声,在她痉挛中的体内射了出来。

    “啊……”被男人滚烫的精液一烫,姜瓷又跟着他泄了一次,颤抖着攀着男人的肩膀喘息不已。

    季仲庭没有急着从她体内退出来,搂过她软白的身子,“这下老实没?”

    姜瓷抬手摸了摸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喘息着问,“那爸爸你还想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季仲庭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抓住她的小手,自然而然地放在嘴边,轻吻了一下,没有再开口。

    对着男人深邃的眸光,姜瓷撑起身子,吻了下男人的嘴角。

    姜瓷在乡下呆了四天,白日里,就跟小妻子似的,照顾男人的饮食起居,晚上却跟个妖精似的,缠着男人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