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旖旎

    季仲庭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姜瓷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手里拿着鲜嫩欲滴的草莓往嘴里送,时不时地发出一串银铃似的笑声。

    季仲庭看着她看着电视笑得东倒西歪的模样,脸上多了些笑意,还是个孩子呢。

    姜瓷见季仲庭出来,将手里咬了一半的草莓放下,起身走了过去,将他拉到沙发上坐好,“爸,休息一下吧!您挑的草莓真甜,您一定要尝尝看!”

    说着,姜瓷俯身过去,挑了一个红透了的草莓送到男人嘴边。

    季仲庭看着嘴边的草莓,不禁觉得有些尴尬,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毕竟这样的举动,对于他们这种翁媳的身份来说,并不合适,但是不吃的话,又伤了小姑娘的面子。

    姜瓷不知道他心里的挣扎,手里拿的草莓碰上了男人的薄唇,浅笑宴宴,“爸,你尝一个嘛!很甜,不骗你!”

    在心底挣扎了一番后,季仲庭还是张嘴咬了下去。

    毕竟没有人看到,所以还是妥协了。

    看着男人吃了自己亲手喂的草莓,姜瓷脸上的笑意深了深,抬手覆上男人的双肩,“爸,我给你捏捏肩,我来都没帮什么忙,反倒是让爸爸自己一个人忙活了!”

    季仲庭正想着拒绝,身后的姜瓷又说,“爸,您好生坐着,我刚学了一套新的按摩手法,您可别打击我呀!”

    闻言,季仲庭只好把拒绝的心思收了回去。

    男人的身材很好,肩膀上都是硬邦邦的肌肉,姜瓷的力气不大,来回地在男人的肩膀按着,就跟抓痒似的。

    季仲庭并不想打击她的信心,只能由着她在自己肩上造次。

    姜瓷捏了半天,手都酸了,两只小手转而覆上了男人的肱二头肌,还没捏几下呢,季仲庭就打断了她。

    “阿瓷,别捏了,手酸不酸?你的这份孝心,爸爸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