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软萌青梅x阴冷竹马】006:她的身体一直含

    少女软嗓还未完全吟出来,沉乔言就吻住了她的嫩唇,伸进她的口腔里堵住她所有的声音,吮着她的小舌头,互换彼此的津液。

    他才不会容许别的男人听见她的叫声。

    苗妙妙的意识还是模糊的,但身体有感知,她抬起头回吻,小舌对着他的牙齿舔舐,引来沉乔言更激烈的纠缠。

    整个车里都是两人热吻时津液互换发出的啧啧水声,还有男性压抑地、粗重地喘息声。

    开车的男人很憋屈,怎么跟他老板老板娘一样……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当他不存在吗?高中生都这么早熟了吗?这也太色情了吧!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他老板才格外的赏识沉乔言。

    男人还是友情提醒了下:“咳……这我私人车,你要想车震得换一辆,不过马上就到你家了。”

    沉乔言恢复了一丝清明,眼中依然性欲旺盛,唇上还有苗妙妙的唾液。

    他有些懊恼,又被诱惑了,沾上了她就像毒瘾发作,他可以没有理智,无论什么地方,只要没有人,他就能把她就地正法。

    真是太不应该了。

    车开到绿林紫苑,这里十年前是云市最新最大的公寓,十年后已经成了老楼栋,能搬走的几乎都搬走了。

    这是苗妙妙和他的家。

    男人停了车,打开车门。

    春天的天气入了夜会有些寒凉,沉乔言脱下外套披在苗妙妙身上,给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出来。

    “谢了,你们老板要的东西,一周后来拿。”沉乔言道。

    男人比了个OK,关上门脚踩油门,一下飞出好远,留下一排尾气,消失不见。

    沉乔言一米八七的个子衬得苗妙妙异常娇小,她蜷缩在他怀抱中睡得香甜,直到躺到沉乔言的床上也没有要醒的迹象。

    他翻看了下她的手机,然后锁屏关机,打开房间的灯,屋子里亮如白昼。

    “唔……”苗妙妙拧着小眉头拿手遮挡躲避刺目的灯光。

    沉乔言怎么可能让她躲,他拉开抽屉,拎出一个箱子,箱子里有着满满一箱子的情趣用品,他拿出一双精致的黑色情趣手铐,将苗妙妙的双手牢牢地拷住。

    他俯下身,在少女纤细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留下来的吻痕拇指大,又像是一滴血,是独属于他的专属印记。

    少年冷然地眉眼望着苗妙妙校服的领口,他解开扣子,从上到下,每解开一颗眼底地冰霜就会逐渐消融,转化成更加浓烈地色欲。

    还是那件纯白的内衣,和那种想要摧毁她玷污她的冲动。

    沉乔言做了一件在学校里他没能做的事,他撕开了她的胸衣,本就单薄地小奶罩在他手底下灰飞烟灭,成了烂布一条。

    汗水浸湿的大掌握住了她弹跳出来的奶子,软绵绵的嫩乳抓满了他的掌心,他指腹上的薄茧狠狠地擦过娇嫩的奶头,乳晕也被刺激得扩大了一圈,生出好些个小颗粒。

    敏感地奶子被他把玩住了,苗妙妙仍是没有醒过来,嘴里却娇滴滴的叫着:“啊……嗯……”

    他揉捏着绵软的大奶子,眯了眯眼,看她衣衫半褪不褪,如玉做的娇躯泛着诱人的粉色光泽,性感又撩人的小模样,怒气稍稍消了些。

    手上又使了些劲儿,这对娇乳被捏玩成种种淫荡的形状,两颗小奶头在他掌中被滚来滚去,几番蹂躏,都可怜的不像话了。

    “啊……乔言哥哥……”

    她的身体是有感觉的,大脑却被酒精困住。

    沉乔言低下头含住右侧这颗惨兮兮的小奶头,樱粉色的奶珠珠在他温热的嘴巴里被吸做一团,柔软地舌头携带着一阵龙卷风席卷而来,允吮得小奶头不得不冲起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