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软萌青梅x阴冷竹马】005:一夜六次郎

    吃甜:感谢大家的留言投珠我都看见啦,但是梯子有流量限制的,为了省流量就不挨个回复了,爱你们~求留言求珠珠!撒泼打滚,为什么没有作话入口,我有趣的灵魂满腔骚话真是无处安放

    ——————————————————————————————————————————

    “江暮晴同学!请你把未成年这叁个字时刻贴在脑门上!”施班长忍不住发声道。

    “我知道我是未成年啊,不然我早把宁星泽打昏带到床上睡了。”江暮晴这话说得格外认真,一点不带开玩笑的。

    施优凡都被她逗笑了,连带着苗妙妙,乐不可支。

    江暮晴想想还是觉得愤愤不平,道:“妙妙拥有大奶是因为她有男人天天帮着揉,班长又没男人,凭什么这么大嘛!真是不公!”

    施优凡可是很保守的,赶紧护住自己的胸口,她怕江暮晴直接动起手来,指了指苗妙妙,道:“你说得对,妙妙有男人,你还是去调戏妙妙吧,她跟沉乔言有实战经验,我可没有。”

    苗妙妙让她们说得羞红了脸,道:“扯上我跟乔言哥哥干嘛。”

    “来妙妙,跟我聊一下你和沉冰山的性事,我听听看,学着点去诱惑我家星泽。”江暮晴直接坐到了苗妙妙身边,端着一杯酒开始调戏妙妙了。

    中午射的精液还在她体内,苗妙妙唰得一下就像煮熟了的虾子,“有、有什么可说的……你看那些小电影不也一样吗。”

    “那怎么能一样,你这是实战。”江暮晴撞了撞她,“你悄悄告诉我,沉乔言一个晚上最多能做几次?”

    “说说看嘛,我就是好奇,好妙妙,快说。”

    苗妙妙被逼的没法,支支吾吾道:“大概……六次吧。”

    其实她也不大清楚,最激烈的那次她被做晕过去了,数数套子应该是六次。

    “我的妈呀!妙妙,你可太性福了。”

    江暮晴惊呆了。

    如果不是因为在饭店,江暮晴很有可能扒了苗妙妙的衣服看看她身上有多少吻痕。

    施优凡对这种事不太懂,也不太想懂,不参与她们的话题。

    接下来叁人分成两组,江暮晴拉着苗妙妙一边喝酒一边聊尺度大的实战具体,施优凡专注于吃饭,面前的酒一口没动过。

    结果……很没意外。

    她们喝醉了,点了两瓶,一瓶都没喝完就倒桌上了。

    施优凡无奈地摇摇头,两个人都喝醉,叫她一个人怎么送?就是不能太惯着!

    她从苗妙妙的口袋里翻找到手机,想了想沉乔言的生日,成功解锁。

    施优凡拨通了沉乔言的电话。

    那边异常吵闹,有音乐和男男女女说话的声音,等了一会儿才安静下来,听筒里传来一道极为清冷的男声:“怎么了?我在忙。”

    施优凡看看苗妙妙通红的小脸,可爱的像是琉璃娃娃,她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的胳膊,手腕上的海豚珠子滚来滚去,嘴里喃喃念着梦话:“乔言哥哥……”

    “我是施优凡,妙妙的朋友,你认识的,妙妙她喝醉了,你能来接一下她吗?”

    听见苗妙妙醉酒沉乔言的音调才变:“她喝酒了?”

    “呃……”这个施优凡还真不好回答,因为有前车之鉴,她预感沉乔言肯定会很生气,“你来了再说吧,地址是前坪路,可能有点偏,我把定位发给你吧。”

    “不用,我知道。”

    说完沉乔言就挂断了电话。

    打完电话,施优凡又去付账,纳闷到底是谁请谁吃饭。

    没多久包厢的门就被人大力推开。

    他大概是跑上的二楼,额前一排汗,眉头紧锁着。

    校草大人果真是如传言中所说的,闷骚又别扭,霸道又冷漠,但身体很诚实,看他都急成什么样了,脸上还要写着“小白痴真是烦人担心死我了”的表情。

    起初施优凡也觉得沉乔言太冷了,苗妙妙更像是付出更多的那一方,直到去年暑假,他们叁个人到图书馆复习。

    苗妙妙学着学着就睡着了,沉乔言便把她抱到自己腿上睡,整整一下午,他没换过姿势,就为了让她睡得舒服一点,期间还不断给她扇风,怕她热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