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愿为奴(女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选择留下,青涩的身体初次玩弄(第4/5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gkgp小说排行榜

林珩川不知道是自己渴望了太久,还是身上的这只手拥有魔力,所过之处便让他身子燃起一簇小火苗,烧得他燥热不堪,而空置的后穴还想要更多。

    宋浅看着被自己摸得意乱情迷的人,笑意却收敛了起来,手上多了只小巧的按摩棒,对着那张张合的小嘴就插了进去。

    按摩棒并不粗,大概一指半的粗细,对林珩川来说却异物感明显,他僵着身子,却又在宋浅的抽插下软了下来。

    空虚的地方被满足,林珩川即使羞耻却也无法拒绝,

    “自己拿着。”

    宋浅又插了两下,让他自己握住尾端,林珩川眼角湿润,薄唇发颤,双手不受控制地将按摩棒捅得更深。

    “想叫不许忍着。”

    宋浅提醒了一声,她打量这林珩川,打量着这具肉体,表现的不是极品,也让她挺满意。

    “啊呜……”

    林珩川不敢咬唇,满足的呻吟就藏不住了,冰凉的按摩棒上凸起的小颗粒摩擦着娇嫩的内壁,在他抽插时反复碾压。

    他的身体开始一点点的得到快乐,后穴被玩弄的快乐,前面也渐渐的站了起来。

    宋浅觉得他这动作过于墨迹,伸手打开按摩棒底部的开关,原本静止的冷物突然快速地震动起来,一边震动还一边不停往深处钻入,被撑开的后穴不断流出润滑剂的汁水来,蜜色的臀肉也随着按摩棒的震动频率轻轻抖动着。

    宋浅这时候握上了前面那根硬挺起来标准尺寸的阳具,简单的套弄着。

    “啊啊啊呜……好奇怪……”

    身体的满足让林珩川抓着按摩棒缓缓抽出然后用力顶入,他记得昨晚宋浅就是这样弄他的

    他觉得深处好似有蚂蚁不断在啃食,忍不住将震动的按摩棒整根插入,小穴爽的抽搐不停,娇嫩的媚肉因抽插过猛而变得红肿起来。

    “唔啊……啊哈……”林珩川在前后夹击下双眼涣散,但抓着按摩棒的手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射,射了……啊啊……”

    他高潮后无力的倒在桌上,宋浅抽了张湿巾擦了擦手,坐回到沙发上。

    林珩川听见了宋浅清冷而平静的声音,像是评价一件货物般开口:“后穴紧致,未使用,弹性七分,颜色偏暗,减一分;乳头敏感,颜色偏暗,肉棒大小标准,持久度普通,颜色粉嫩,总体7.5分吧,有待调教。”

    “我,能留下吗?”

    “合格,晚上让吴叔给你搭个窝,毕竟是我的宠物了。”

    林珩川觉得自己可能疯了,听见这样一番话,不是羞耻,而是开心,他有了待在宋浅身边的机会了。

    “谢谢。”

    “啧,新人也挺麻烦,什么都不会,”宋浅送一感叹饿一句,“先起来收拾收拾,规矩明儿和你说,屁股里那东西扔了就行。”

    “好,好的。”

    讲讲规矩,疼才能长记性不是

    林珩川自己在这动房子里有了属于自己的窝——是真的窝,搭在宋浅卧室内,他的身高要蜷着才能完全躺下。

    他并不在乎,只要能留下,只要能看到宋浅,这个窝代表了他在宋浅身边有了一席之地,虽然可能连狗都比不上。

    宋浅把人留下后,太久单身,让她一时间倒是忘了家里还有个宠物,连续三天没有回去,他也不知道林珩川从一开始的茫然等到了满心忐忑。

    第一日他没见到人,还可以安慰自己,第二日他忍不住向吴叔问宋浅在哪,对于这个伤害了小姐的前未婚夫吴叔一点都不喜欢,更不可能告诉他宋浅的行踪,第三日林珩川又开始眼巴巴的跟在吴叔身后,哀求着他能告诉他。

    吴叔只是冷漠的让林珩川等着。

    “不要以为进了小姐的门就觉得自己是个东西了,小姐像你这样的玩物多的是,还要时时刻刻围着你不行。”

    林珩川白了一张脸,乖乖的在他窝里,开始听话的等待。

    宋浅倒不是像吴叔说的,却看别的猫猫狗狗了,她只是回老宅住了几天,每个月她都会抽几天回老宅陪陪他爸妈。

    第四天回家看门时看见林珩川时还愣了下,这才换上他递过来的拖鞋。

    林珩川从门铃响起那一刻的惊喜到看见宋浅眼里的怔然,心里仿佛压了块石头般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愣着做什么?”

    宋浅坐到沙发上,看着还留在玄关处的人问道。

    “对,对不起。”

    林珩川习惯性的道歉,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走到宋浅边上站着,低着头,像一只不知所措的小狗。

    宋浅这几日心情不错,对于一只木楞的宠物也有了耐心:“进门时谁教你的?”

    “啊?”林珩川飞快的看了眼宋浅,复又低头,“没有人教。”

    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等在门口,等待着宋浅回来,像一只被留在家里的狗狗,看见主人就开始摇尾乞怜,讨巧卖乖。

    宋浅“哦”了一声:“宠物就要有宠物的规矩,我先和你说说吧,总不能一直像个傻狗一样。”

    “是,是。”

    林珩川拽着衣角,又开始紧张,他穿的还是浴袍,吴叔给他重新准备的,尺寸合适的浴袍。

    “第一点,作为宠物,没有主人的允许,没有穿衣的权利,所以,脱吧。”

    林珩川的的手放在带子上,却一直在犹豫,不敢下手,阳台巨大的落地玻璃让太阳明晃晃的照进来,青天白日下,他觉得难堪又害怕。

    宋浅却懒得等人做好心理建设,在俱乐部带过的奴m性都很强,也是教过一边规矩才送到她手上的,那需要他从头开始一点点来。

    而宋浅从一开始就忘了,她本可以将人送到俱乐部先教一遍规矩。

    “这是从我的第一句话就开始反抗了?”

    “不,不是。”

    “那脱吧。”

    等人衣服脱了,宋浅又道:“第二点,见到主人,要像主人展示自己的身体。臀部跪坐后脚跟,双膝敞开,脚跟并拢,双手负背,完整地展示着自己的身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